体育场馆出路在于“开放+开发”

浏览次数:1320  发布时间:2015-10-08

       每天上午6点出头,家住南京南湖社区的李建斌和老伴就骑车出门,目的地是四公里外的永利中心体育馆。“永利中心早上7点到8点50分,有羽毛球场地免费开放。那么好的场地,不早点去,根本占不到啊。”

  大型场馆的赛后运行,是个世界级难题。建成于2005年9月的南京永利中心,是我省最早公司化、市场化运营的大型体育场馆,10年后的今天,南京永利中心成为全省最大的生态体育公园,同时基本实现收支平衡。解剖南京永利中心这只“麻雀”,对于众多在公益、效益,商业、体育之间摇摆纠结的体育场馆,不无启示。

公益开放,天天端出免费低收费大餐

  政府拨款建设的国有场馆,坚持公益,提供并不断提升公共体育服务,是应有之义。

  占地3万平方米的西部健身园,是南京永利中心最大的免费健身区域。青奥会后,永利中心晨练时间免费开放20片羽毛球、5片网球场以及塑胶跑道,每天一到早上7点,那里就人头攒动。

  拉萨路小学河西分校、金陵中学附属实验小学、金陵汇文小学等周边7所学校把游泳课搬到了永利游泳馆里,还有学校在这里开设了滑冰课、网球课。永利中心作为江苏舜天队的主场,每年举办足球比赛20场,接待观众60万人次。永利中心负责人介绍,无论是向学校开放,还是作为舜天队主场,永利中心均是按成本价、甚至低于成本价收费。

  “永利这个地方,不知道的觉得离我们比较远,但真的走进去,发现其实它很亲民。”家住滨江奥城小区的市民张建辉说,他和家人现在习惯晚饭后到永利散步、锻炼,每个周末都会送孩子到永利上兴趣班,自己到羽毛球馆打球。偶尔也会看一场比赛、演出。

以商养体,需要“软硬兼施”

  场馆“免费”、低收费,市民肯定拍手叫好,但绕不开另一个话题:场馆的维护、运行开支。

  “公益和效益,确实是对矛盾。”永利中心负责人坦言,建设投入21.67亿元,坚持公益导向后,按每年7000万元的营收算,不可能产生投资回报。

  公益性开放,会给体育场馆增加多大负担?记者在采访中发现,通过结构性的价格策略,如免费、低收费和正常价的合理搭配,不仅能够满足多元的健身需求,也能刺激更大市场需求,从而消化成本。除了游泳馆冬季开放成本较高外,其余场馆开放并不会直接增加太多成本。

  当然,单纯靠对外开放来维持场馆的正常运转,还远远不够。西部健身园,加上内环3.3公里的健身步道,这些设施先后投入1800万元,西部健身园今年还将继续改造提升。在保证体育功能的情况下,需要让体育和其他行业融合发展,以商养体。在体育主业的带动下,南京永利中心形成了健身、活动、商务、休闲联动发展的态势。该中心年均举办千人以上规模的大型活动90场次,每年单是车展试驾活动就有40场。通过商业开发,永利中心公益开放的成本都得到化解,而体育本体产业的收入仍占60%左右。

  永利中心负责人认为,从深层次来分析,永利中心能在公益与效益之间找到平衡点,得益于“一硬一软”两方面。“硬件”是永利中心在设计时就考虑到了赛后利用,40万平方米的建筑面积中配备10万平方米的商业开发面积。“软件”方面是永利中心从成立之时就建立了现代企业制度,具备适应市场、开拓市场的能力。

化解困惑,期待政策红利细化落实

  在实际管理运营实践中,永利中心当然也遭遇着国内所有大型体育场馆都面临的困惑。

  永利中心已经使用10年,很快就面临周期性大修的问题。以往,国内大型体育场馆都是事业单位,周期性大修往往都由政府买单,如今,许多大型体育场馆已转身为企业,日常收入难以承担大修费用。如何建立一套兼顾各方利益的周期性大修制度,是大型体育场馆亟需解决的问题。

  税费优惠政策在实施过程中如何落实到位,是让体育场馆焦虑的另一个问题。2014年,永利中心上缴税费647万元,占成本的10.4%,主要为营业税、出租房产税和企业所得税。永利中心负责人认为,根据国家相关政策,对企业从事文化体育业按3%的税率计征营业税,税费还有较大减负空间,而且随着收入增长,减税数额越大。

  体育场馆房屋出租部分该适用什么样的税率也是目前争议的一个焦点。目前南京永利中心入驻企业为152家,其中文化体育类企业为67家,收入约为1500万元。然而,永利中心房屋出租部分全部按5%的营业税和12%的房产税来征收。“他用和自用只是使用主体不同,但体育文化功能并无不同。如能按实际用途,而非投资或使用主体设置税点,就能鼓励大型体育场馆在运营中,更多地引进体育文化本体产业,同时才能真正鼓励社会力量进入文化体育领域,也是完善税费政策的应有之义。”

  永利中心负责人认为,减税目前还只是表面文章,深层次的原因在于体育产业的分量不足。目前的政策导向是“以奖代免”,比如通过体育产业引导资金和免费低收费补助资金,2014年永利中心获得中央专项免费低收费补助资金190万元,但2015年因永利中心不属于体育系统,而失去了补助资格。

  南京永利中心的困惑,其实也是目前国内大型体育场馆企业化管理、市场化运营中遇到的共性问题,要迈过这道坎,既需要大型体育场馆敢于尝试、探索,也需要梳理细化政策,把政策红利落到实处。

  本报记者 林华维 孙 庆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